花了1周看完《深夜食堂》第1季。
让人深感治愈的是彼此的尊重和理解,还是食物本身呢?
「作れる物だったら何でも作るよ」
宝马娱乐下载,这句比暖宝宝还贴心的话,貌似只有母亲才会问,
要吃什么?我给你做。
饿时馋时,如果面前摆着一碗拉面炒面,或土豆沙拉,
或鸡蛋三明治,或茶泡饭,或猪排盖浇饭…
幸福瞬间变得简单。

看完了friends,以一种恋恋不舍的心情。
Chandler父母在感恩节离婚,小时候以幻想出来的人作为朋友,爸爸是同性恋;Monica是家里的第二个小孩,而父母的注意力似乎只在哥哥身上,哥哥是父母的骄傲,她却是干任何事都会遭到批评的,被忽视的小孩长大变得对细节神经质的在意,追求完美。Phoebe更是经历复杂,被母亲抛弃,小时在街上混大,甚至抢劫过。这些没有温暖童年的小孩,长大后虽然仍然时时能看到过去的影响,可是他们认真,也轻松的生活着,有那么一群好友可以分享发生着的一切,他们能以无所谓,自嘲,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曾经的沉重,在我看来,他们都活得很快乐,以自己的意愿生活着,他们过的生活是温暖的生活。
他们的温暖,我觉得很大部分来自于有一群相伴的好友,可以分享生活中的不开心和变数。不知是否美国人都能如此开诚布公的面对彼此,或许他们本来就比我们简单。一次一次的误会,矛盾,他们能够坦诚地谈自己的想法,为彼此的关系积极的努力。很多事情,其实如果大家真的开始讨论它了,都会有解决方法。就连抢别人女朋友的事情,chandler通过把自己关在盒子里反省,也求得了朋友的谅解。中国人,这个范围有点大。但从我周围的人以及我自己看来,我们都把自己隐藏的太深了,我们不容易对任何人吐露心声。可能有人说这没有必要,但我是不想孤独的活的。但为什么我们没有男/女朋友就活不下去,因为寂寞的力量如此之大。爱情不应该是空虚无聊的产物吧?事情往往是,陌生的人认识了,开始感觉不错,但慢慢的对方做的有些事便有些看不惯,在心里存了一点小疙瘩,但人无完人,也不苛求,时间长了,小疙瘩变成大疙瘩,最后终于变成了对此人的盖棺定论,又开始走的远了。于是,生命中走过很多很多人,也走出很多很多人,但最终他们都走出了我的世界。我总是想,我们不懂如何去爱,原本,我们可以拥有更好的朋友,恋人,家人,只要我们能够说出自己的想法,倾听他们的想法。Friends里的人物,各有让人喜欢的地方,但每个人的缺点也很鲜明,如果他们就是我身边的人,我是否会和他们做十年的朋友?那么多次的事件,每一次如果没有好的沟通,每一次都可能是朋友的终点。正如自己,每个人都会犯错,我们是否允许别人错?
他们的温暖,还来自于他们坚持过自己喜欢的生活。Rachel的逃婚,从靠信用卡的不独立的女孩,到在服装界找工作,从最底层开始往向往的工作努力;chandler结婚之后,却放弃了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开始做广告公司的实习生;Phoebe以按摩为生,但不屑于把自己的歌卖给公司;Monica面对百万富翁的追求却最终不是因为钱而与他在一起,也不是因为钱而与他分手,虽然身为大厨的她很想要那人给她开的餐厅;Ross对恐龙的热爱,而他也成为了自己感兴趣的领域的博士;Joey经常穷得靠Chandler接济,打各种奇怪的工,但却从来没有放弃想成为一位好的演员。他们活得没有我们这么累,为自己而活,听从内心的声音,这也是一种温暖。
亲情,可能他们拥有的并不完美,可是他们在长大以后,慢慢接受了它,开始寻找自己的快乐;爱情,总是百转千回,遇到Mr.
Right
之前注定需要遇到无数看起来象王子的青蛙,但最后他们大多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始终觉得Monica和Chandler在一起的情节最感动,两个人都不是十全十美的人,在成长时有过阴影,长大后最容易不正常的人,但却因为爱而互相珍惜,给了彼此最好的爱,这样的爱情才是真实的浪漫;友情,他们拥有彼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也有鲜明的缺点,可是大家都彼此包容,才能让这友情十年如一日;事业,他们只是一群小人物而已,普通的如我们任何人一样,可是他们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拥有实实在在的平淡幸福。
看完了老友记,好像那里每一个人物都真正的存在过一样,也许这有些不可能,但它带给我的温暖,是真的存在过我的心底。

开场的新宿画面让我小澎湃了一下,那年的东京自由行,在新宿的街头瞎晃着,喜欢吃一家小馆子的菜,点一盘烧豚肉,一盘中华饺子,一碗米饭,特别得香特别得满足。
《深夜食堂》里,最喜欢看做菜的过程:往刷得雪白的锅子里倒一点点油,放豚肉,用木铲子反复煸炒至变色,深深吸一口气,空气中弥漫着五花肉香,接着倒入切好的白萝卜胡萝卜还有慢慢撕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魔芋豆腐,一起炒香,接着加高汤,煮沸后放入一大勺味增,顺时针迅速搅动让味增完全融入汤里,再次煮沸即可。
想起一个朋友,我对她做饭评价八个字:充满热情,毫无天赋;最毫无天赋的一次,她做了五个菜,四个人只吃了一盘菜,剩下的全部倒掉。而在和她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日子,她在每天下班前十五分钟一定会打给我问今晚吃什么,而我的回答永远都是随便;根据楼下超市的特点,她充分发挥自己的创造力,今儿是豆豉鳞鱼油麦菜,因为超市油麦菜新鲜,明儿是干炒老鸭肉,是从四川运过来的熏鸭;大多数时候是失败的,不是太咸就是没味,最拿手的是两道:手撕包菜和白灼虾。非常奇怪的是手撕包菜她不管怎么做醋和酱油的比例都非常好,而白灼虾,应该不可能失败。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她对做菜的热情终于慢慢弥补了天赋的不足,在我两年的冷嘲热讽鄙视之下,进步了。
是啊,我嘴巴极坏,我称之为客观,对于不好的,我毫不留情,sharp到底;对于好的,也毫不吝啬,及尽华美之词;对于做菜,束手无策;只会用脑里的知识去指挥,一旦上了现场,不是切了手指头就是被油烫,最最缺乏的是一份耐心,常常忍不住给做菜时间偷斤少两,或者提前打开蒸锅,只为了满足自己好奇心,却添了不少败笔。
所以我,永远都是咬着筷子睁大双眼坐在桌前嚷嚷着怎么还没好的那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