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9日的夜晚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前一天夜里下了大雪,但经过一天的阳光普照,雪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我有两个选择,要么在这个晚上去看《侠探杰克》,要么等两天看《霍比特人》。最后可能我会两个都看吧。看之间先看了一下豆瓣的短评,差点动摇了我去看的决心。电影晚上7点开始,我7:02分才赶到新亚7楼的卢米埃。因为知道这电影的评分不高,当我买票选座位时,看到空座不多的时候,多少有些讶异。看来评分低的电影,未必看的人就少啊。进去一看,果然黑压压的一片。我习惯性的在靠前的第3排边上第2个位置坐下。很快,我后面的几个位置也都坐满了人。坐下之后,我就把手机调成静音了,可是每次来看电影,总会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旁若无人的打电话,我就日了。不知道是我的身体状况不佳,还是电影的催眠效果,中途几次需要振作精神,才不至于让自己昏昏睡去。推理的电影,也许真的有催眠的功效,杀人灭口、居家旅行之必备良药。
  
  
  
闹市区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拿着大狙开了六枪打死五个无辜平民,接到上级领导指示一个黑人特工带着一队反恐精英抓走了詹姆斯•巴尔。所有的证据都对他很不利,虽然他是无辜的,但是在里面被折磨了16个小时,他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大家都以为他会签字画押,可是他却写了一个别人的名字。这个叫杰克•理查尔究竟是何许人也呢,原来他们两个人都有军方背景,詹姆斯•巴尔曾经在海外服役的时候,杀死了4个外国人。但因为涉及到一项丑闻,所以此案属于高度机密。当然不能泄漏给外人,所以他只是告诉给了她。她就是詹姆斯•巴尔的律师,地方检查官的女儿。这个女人真的老了,可她却是主角。里面有个年轻的美女,爱慕着杰克•理查尔,却早早的被导演灭口。那个女孩大概叫托尼,被人打晕后捂住口鼻,窒息而死。电影的音效太真实,狙击枪的声音,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可能是坐的太靠前的,在那一刻,我也觉得有些嘴发干,呼吸困难。
  
  
阿汤哥虽然岁数也不小了,还要露出上半身。身手那么好,还被人偷袭击中脑袋。让女孩到外面去避一避,结果女孩依然被杀人灭口。开着车被警车追逐那一场戏,挺过瘾的。很像我以前玩过的《极品飞车》。只要玩家够厉害,条子的警车就会升级成更高级的跑车,会在前面设立路障,最厉害的是地上的钉子,一不小心轮胎就被扎没气了。当然天上的直升飞机也是必须的。他拿着枪干死好几个,跟最厉害的坏蛋对决的时候,他悄无声息的用枪顶上了对方的脑袋说:“不准动,把枪放下!”很多时候说这句话的人,都会受伤。费什么话呢,直接毙了他啊!不果断开枪,敌人会反扑,抢走你的枪。可能是忌惮坏蛋的枪法太好,阿汤哥也扔掉了自己的枪,和对方肉搏。打死了敌人当中枪法最好的,也就是制造六枪五死的那个坏家伙之后,导演可能也觉得时间耽误的差不多了,于是2枪解决了屋里的坏警察和最终的那个犯罪集团首脑。一枪一个,强调的是稳准狠,淫荡的走位,精准的射击。快使用B-3-1,哼哼哈兮,快使用B-3-1,哼哼哈兮。打枪之人须切记,爆头无敌,是谁在练狙击,一枪毙命。

  从罗定回到肇庆,枝子说有一部片子很好看。没什么特别的事要做就一起看了这部片子。
 她说Will并没有把Caesar当做宠物,而是当做孩子看待,我心里却一直觉得Caesar始终是宠物。人的感情很复杂,喜欢也是要分门别类的。对异性和同性说有区别,对工作伙伴和亲人说有区别,对朋友和陌生人说有区别,对动物和人类说也是有区别。虽然有些人把财产留给了自己的宠物,虽然有些人自称为宠物的爸爸和妈妈。只要他不是丁克,到最后他有了孩子,这些曾经的孩子还有从前的待遇吗?
 读大学的时候,药理学要用到动物做实验,最多用到的是小白鼠,偶尔也会用到小白兔。老师说,临床实验分三期,而在真正用到人体做实验之前,还需要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用小白鼠,第二阶段使用兔子、狗之类的动物,第三阶段一定要用大猩猩。所以全世界的实验中心都有大猩猩。出于人道主义的角度,这些最后死去的动物因为他们为了人类的发展做出了无法磨灭的贡献,我们会立一个碑纪念他们。
 很久很久以前,当人还不被成为人,我们只是这星球上的一个物种,我们也弱肉强食,我们会群居,但最少我们在不饥饿的情况下还是能够和平相处在这个世界里。现在呢?在大街上,除了几只流浪狗和猫,还能见到其他的生物吗?我们把世界霸占了,然后才来反省,然后觉得歉疚,然后在出于怜悯去饲养。我们问过吗?问过它们愿意吗?
 人类穷其一生只是为了寻找自由,又凭什么没收其他物种的自由?

首映开始到现在看了四次该片豆瓣评分 8.9 ~8.3 ~7.0 ~6.9
我不明白这么多嘲讽脸在一起怎么就一再降到刚刚及格的地步了。

于是要不要去看犹豫了,最后终于还是阴差阳错的去电影院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