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不是因为他讨厌Jerry,因为他会偷偷关心Jerry,还帮他除掉了来寻仇的外星人。肯定有更深的原因,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Beth和Jerry会再生一个非常非常邪恶的小孩,祸害整个宇宙还不算,肯定伤害到了瑞克爱的人。结合之前的反抗组织情节,也许鸟人屎瓜奇和瑞克反抗的终极BOSS就是这个小孩。如果莫蒂长大了就变成瑞克,那么整部剧就说的通了,瑞克穿越回原生家庭,一边培养自己,一边阻止BOSS降生。当然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剧里强调了好几次,不会搞穿越时间。

这回说的是beth和Jerry婚姻破裂
两个孩子跟着外公从裂口走出,以家庭问题为轴心树形展开,废土世界为背景,祖孙三人三种应对
三条线缠结为本集线索,再展开到其他问题角度延伸出片中各种细节。

人之所以改变,并不是因为离开太久、太远,只是忘记了自己当初因何而出发!
岁月这把所谓的杀猪刀,刻花的不过是眼前镜子,而习惯了用肉眼审视自我的人们,早已关闭了自己的心眼。岁月使镜面不断模糊和扭曲,直到双眼再也看不清自己。一如既往对“完美”镜像渴求的焦虑,迫使人们不断的寻找着各种荒诞的藉口来安抚一切,当谎言重复三遍时“真相”便会浮出,推使着人们继续努力的欺瞒世界和自己的同时又不得不煎熬地活在不真实的生活里。
本集双线并行,不同的故事,同样的救赎:
1)莫妈为童年的过错而开启的救赎与自我救赎之路。表面上童年的莫妈因父爱的缺失而变的性格乖张,后因对玩伴Tommy完美的家庭生活心生嫉妒,将其丢诱弃在Rick为她制造的虚拟“托儿所”里,于是Tommy成了失踪人口,而Tommy的爸爸因此被人讹传为食人族,若干年后在其即将被行刑之际,莫大的疯刺是此时的Tommy由于生存的本能已经蜕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食人族。在寻找藉口和逃避自我的过程中,莫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本真。正如Rick所说:其实你我一直就是这样的人,尽管我可以通过克隆替代现在你,进而给你一个全新的生活,但无论选择如何,你终究还是需要面对现实并走完那段本属于你该走的路。
2)处在感情失落期的莫爸为引起莫妈的注意而故意制造备胎事件。在与生活完全不同频的异星女友的相处的过程中莫爸再一次搞砸都一切!面对两个孩子的不断质疑,莫爸也展开了自我救赎之路。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自以为寻找备胎的莫爸其实不过是她人的备胎而已,那个对人性失望透顶的异星女却又最终完美的诠释了人性的劣根性。
在本集里不仅藉口满天飞,毒鸡汤更是满碗四溢:
往往“我认为….”后面的内容是最容易出错的部分。 你不懂我。
其实我们一直是一样的。 无论你如何选择,最终你都要走完。 我这是为你好!
难倒人不应该吃人么? 监护权是大人们害怕自己被遗弃才想出的点子。
有人从天而降为你解围,你就别再较真实原因了。 我的价值取向是什么来着?
乖张霸道的人配上懦弱无能的伴侣才是绝配。 ……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ariss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废土末世很好地迎合了summer逃离家庭的应对方式和走向激进的心境,就像很多“当代嬉皮士”一样,很容易就想抛弃过去的生活,陷入虚无主义。

蛮荒世界在家庭生活的对侧,废土背景下一部分人媒体和辐照中腐化,另一部分成为野兽般的末世人,抛弃常态生活
极端的杀斗足以麻痹一切价值论。正如其后揭示的,这种“粗野的魅力所在”(rick讽刺语)表皮之下掩藏着庸俗的“小胡子”,而当rick带回技术文明带来媒体,居然让走向文明末日的他们原地折返,重新被规范并轻易变得犬儒。我爆笑
(“我要用你的血做身体乳”这些细节安排得挺有意思,而为姥爷安排的所有讽刺和细节都彰显出截然对立的理性价值观,如“错了,就是一般血”。末世人还在谈美容?表皮之下不是埋藏着与腐化人同源的价值观吗。)

这个部分真是太好笑了。末世人“没有离开,只有敌我”,因为本就没有更前方的意义可追寻,他们的激进是一种别无选择,一旦有机会便轻易放下这种激进。这种空洞的激进何尝不像是机器人追求“真正的冰激凌的滋味”?

Rick是过来人,世界和时代的症结他都看过
更不必说孩子的心理问题。他当然明白这一切不过是风景(机器制造的模范家庭生活也同样仅仅是一种“风景”),充其量只是和孙儿解决家庭问题的冒险,而冒险的核心仍然是他们的关系。唯一有价值的是那块被冠以渎神之名的同位素,他还有“更前方的意义”,所以他是三人中唯一一心赶着离开的,他不在废土中驻留。

而Summer从起初的“这样他们就不用追杀我们了…一帮孬货。”很快便入戏到“投降吧,我们施与你仁慈”。在rick急着离开时
morty也和他谈条件,要“回家洗衣服”,这里完全是一个寻找新生活而又无法完全离开家的孩子的表现,非常可爱。

使他找到新的生活感的是那条大胳膊,它是在他的稀泥父亲Jerry被罚下场时出现的一个强有力的臂膀,第一个盟友,犹如一个同现实恰好相反的理想化的父亲角色,捍卫他、给他洗刷过去的力量。这也是morty面对对他生父失望和家庭破裂的方式。但大胳膊毕竟不是他真正的血亲,他们各自有各自的命运。(更强韧的始终是亲情的纽带)当大胳膊离开他时,morty面对它要杀死的人依然像个孩子一样难以独自支撑地颤抖了。

在这个时刻,rick出现了。他伸出手正重叠了那个父亲应该在的位置,短暂得像个假象。但此刻恐怕没有什么纽带会比这只手更强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