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好的电影能展现给观众许多东西,而冯小刚导演拍摄的《一九四二》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片是根据刘震云的小说《温故一九四二》改编而成的,由著名演员张国立、李雪健、陈道明、张涵予以及徐帆等共同出演,曾获第3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两岸华语电影、第三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天坛奖最佳影片等多项大奖。
该片以1942年河南大旱,千百万民众背井离乡、外出逃荒的历史事件为背景,分别以两条线索展开叙述。一条是通过逃荒路上的群众,主要以老东家范殿元和佃户瞎鹿两个家庭为核心;另一条是国民政府,他们的冷漠和腐败,他们对人民的蔑视推动和加深了这场天灾。
影片最突出的手法就是采用了对比蒙太奇,通过两条线索的前后对比,展示出当时旱灾的严重以及政府的腐败,讽刺当时政府的黑暗导致失去民心。所以导演在影片中的拍摄角度、色彩与声音都展现出强烈的对比。在两条线索里,都有人物所占角度进行了前后对比。当百姓向老东家索要食物时,此时一个非常明显的俯仰关系表现出二者的差距,老东家如同上位者般高高在上,而百姓如同蝼蚁一样渺小。但随着火灾、被抢、丧子、卖女等一系列事情的出现,把老东家的精神摧残的体无完肤,镜头逐渐由强烈的俯仰关系变成平视。星星的变化可谓是最突出,刚开始是一个爱国青年,将黑猫的命看的比自己都重要,此时的她认为他们不是逃荒,而是避灾,但也随着食物的速减,她不得不将黑猫给杀了,到后来为了家中剩余人的存活和自己的温饱,她选择了卖身换小米。旱灾像把人命和精神的收割机,将数千百万的人民的性命和意识带入深渊。
战争,特别是侵略战争都是非正义的,也是诙谐的,所以导演抓住这个关键点,将全片大部分的色调都调为冷色系,让人感到压抑、不安,侧面突出了战争的残酷和旱灾导致百姓流离失所。群众和政府之间的色彩对比形成一个色差,一面是因逃荒导致妻离子散的百姓,另一面是两眼不问窗外事的政府,二者之间的对比说明这是导致政府失民心的一个原因,同时也讽刺政府的腐败。百姓在灾难中是痛苦的,所以颜色是冰冷的蓝色,而政府的灯红酒绿令人感到心寒。让人不禁联想到鲁迅先生的一句话“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
从电影的台词里,观众可以感受到老东家以及蒋委员长和人的对话,分别能感受到他们二人的立场变化。老东家虽身处高位,但仍有一颗同情心。将小米借给瞎鹿,虽然也说了灾后要还,但是仍然体现出老东家并没有和其他地主一样没同情心。另一个人就是国民党主席蒋委员长了,蒋委员长在慰问烈士子女时,仍然以一种权威者的姿态。导演用镜头模拟委员长的视线,去拍摄列士子女,看似在和小女孩间的谈话像唠家常,可是此时就是马后炮――为时已晚。蒋委员长在向学长借粮、钱的时候,他说他每顿饭减少一个菜,而学长说他每顿饭减少一半。委员长和学长之间的这段对话也进行了对比,再次讽刺当时以蒋介石为核心的国民政府的腐败。
说到对比,影片中有许多细节导演也进行了对比。在影片前大部分有蒋介石的镜头时,窗户上永远有层窗帘,哪怕是慰问烈士子女时,也被高楼所包围,这段时间内,蒋介石对于百姓全然漠不关心。直到在向学长求助时,他第一次是从里面打开一扇窗,象征他开始关心百姓,但是亡羊补牢,民心早已失去,也预示国民党大势已去。在影片中,有一幕非常讽刺的画面,那就是国民政府迎接美国人的时候,明明是饥荒年代,可是画面像正处于和平年代。委员长和他的手下在车上的对话,令观众可以知道此时国民政府仍非常的自满。
影片的最后是老东家拉着小女孩走在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上,预示他们二人今后的路也是曲折的。生活仍在继续,就算有再多的曲折,可是仍需要对未来充满希望。

大概是看多了类型片,影片刚开始时看到律师在电梯里略显紧张地整理自己衣领的时候,我隐约觉得这位女士并不是真正的律师。从她和男主谈话时,很快就抛出失踪男孩的问题,并揪住不放不断追问细节,以及到最后要求男主在地图上确认抛尸地点,我才真正确定这位“律师”是扮演的,毕竟伏笔早就埋下了,失踪男孩的母亲此前曾是演员。
       看完这部片子最大的感受是一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一定不能在大是大非面前做错取舍,否则总有一天,不巧就湿了鞋,或者掉到沟里去了。
       另外不得不说,这一对老夫妇真是有勇有谋,智勇双全,完全凭两人一点一滴的努力,准备万全,掐算好时间、地点,布下如此精巧的局,让这位自大唯我独尊,心黑手狠的男主一步步落入陷阱,最终不得不面对“正义”的审判。这比看某些日剧中“以恶制恶”的手腕要痛快得多,等待刑罚的惶惶不安、恐惧等内心的折磨,比刑罚最后那一下子要残酷得多,对那些奸恶之人,就该让他们这么一口一口品尝自己种下的苦果。

    孟亚圣说人有五心,而恻隐之心则应该是在首位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丹尘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地震是地壳在内、外营力作用下,集聚的构造应力突然释放,产生震动弹性波,从震源向四周传播引起的地面颤动。而一场国难的历史并非确实不应该是这样的简单,当然也不仅仅是中国电影人眼中用一个哗众取宠的名字来表现的15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