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就是情人,无论男女。

之前看吴京拍的战狼,我觉得祖国真好,身为中国人,身处中国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看了红海之后我觉得中国军人护国不易以及国家的软硬实力的重要性,巡洋舰反弹道导弹系统的技术与应用实在太重要了!军人的基本战场素质心理素质太重要了!

        昏黄的布景下昏黄的故事,老旧的胡同儿里迷茫的人儿。几次回眸,曾叹蝶衣的痴恋无果,曾恨段小楼的背叛无情,仍能记起菊仙痛苦无望的眼神,仍能想到袁四爷的气度与决然。一出《霸王别姬》,有人为蝶衣难以启齿的长达一生的迷恋而辛酸流泪,有人慨叹戏子有情、婊子有义,有人可惜时代的罪过创造的悲剧。
        可我最初并未被这些情感纠葛所吸引。
        触碰我的是一个小人物,“小癞子”。
        一开始,街头卖艺时逃跑毁了场子,被师傅罚倒立、打手板;一口一个朕,自称什么都不怕;发誓成了角儿,要把冰糖葫芦儿当饭吃;最后,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又一个的冰糖葫芦儿,一个接着一个的塞进嘴里,吊死在了练功的地方。
       小癞子刚说“天下最好吃的,冰糖葫芦儿数第一”
,接着墙外就传来了冰糖葫芦儿的叫卖声,他趴在门缝里看,混乱之中跑了出去,叫上打烂了手的小豆子,拿着小豆子的三块大洋换了天下最好吃的冰糖葫芦儿。门打开的一瞬间,戏园内的小孩儿看着戏院外的小孩儿,眼前是朦胧的,目光是呆滞的,他们是多么向往有风筝、有小伙伴儿、有冰糖葫芦儿、豌豆黄和驴打滚儿的生活啊,可是,冰糖葫芦儿是奢侈,随心所欲的玩也是奢侈,连不被打都是奢侈。
       唱戏练功的苦楚不比冰糖葫芦儿的酸甜,他边吃边和小豆子追着“角儿”,看到了角儿成名之后的光鲜亮丽,他哭着说,“他们怎么成的角儿啊?得挨多少打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儿啊?”师父说“要想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他想着自己艰辛的逃跑历程,想着练功背词的痛苦、挨打受累的辛酸,这成角之路真是漫长无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不知道还要受多少罪、吃多少苦。唱戏练功之人多,成角儿之人却寥寥无几,一个班子也未必能出一个,这让小癞子怅惘,满脑子是对无知的未来的迷茫。
       看完了戏,他嘴上骂着小豆子离不开小石头,还是跟着小豆子一起回了梨园,眼睁睁的看着小豆子被打的要死了,他吞下冰糖葫芦儿,吊死在戏园,荡起一片灰尘。当我看着他囫囵个儿地一个一个将冰糖葫芦儿塞进嘴里,我脑海中一直浮现他说的“吃了糖葫芦,我就是他妈角儿了。”他是幸福的,他吃了他最爱的冰糖葫芦儿,看到了角儿精彩的人生,怀着吃了冰糖葫芦儿就能成角的梦想,他选择不去经历更多的苦难和辛酸,一了百了。没有人能评判他的选择是否正确。快乐与否,只有他一人能够评说。
       电影中再次出现“冰糖葫芦儿”的叫卖声时,小癞子已经死了。小癞子是爱戏的,他为霸王激动、叫好;小石头和小豆子都是当他是朋友的,他们祭奠他,为他铺了床被子还盖上了代表勇武忠义的红脸脸谱。这声“冰糖葫芦儿”的叫卖声听得我心酸,他再也不用因为馋冰糖葫芦儿而发愁了,再也不用受苦挨骂了,他放弃了成角儿的希望。他一定觉得生的很痛苦,没有希望了,他只想吃了冰糖葫芦儿永远甜蜜的睡去了。小癞子就这么死了,他说“师傅打我就跟挠痒痒似的”是自我安慰还是吹牛都没有人在意了,他吊死在练功的地方,板子也塌了,荡起一片灰尘,他也就这样,再无一丝声息。
      最后一次听见冰糖葫芦儿的叫卖声,是程蝶衣成角儿以后登台前,他向远方望了望,他想起了那年他们共同追的角儿,而小癞子却永远的去了,没能赶上今天的人前显贵。小癞子是小豆子的另一种人生选择,在人生的岔路口上,小豆子选择了在人后继续受罪,而小癞子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人啊,就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他们都成全了自己,用不同的方式。
        我在小癞子身上发现了某种和阿Q很像的东西,他常自称朕、常常宣称老子什么都不怕,他看似豪情壮志,某种程度也是在自我安慰。也许他才是很多普通人的代表。
       他只是个微不足道小人物,或许很少有人能记住他,或许只是为了衬托主角的坚持和练功的辛酸,可在电影中那几次冰糖葫芦儿的叫卖声都是为他,电影拍摄的伏笔和呼应层层相套,他笑得爽朗,哭得洒脱。在导演和演员的精心塑造下戏子的艰辛、痛苦直打着我的内心。
       小癞子死了,一了百了。
       他没有人前的显贵的希望,也不必经历阶级的压迫,不必在批斗中隐瞒、背叛,他在人生最纯洁稚嫩的时候死了。这也不过是自己的选择,没有什么是非对错,只不过是一种故事,两种人生罢了。

没有男人强大温暖到,可以让我恋恋不忘。

红海全片都以激战为主,我的心也全程紧绷绷的,去厕所?不存在的!一秒都不想错过!不过后半段比较血腥,不适合给年纪较小的孩子观看,容易落下心理阴影。不过这就是真实的战场不是吗?遇见不要命的亡命之徒可不就是你死我亡。

        

所以,我没有爱上男人。

红海非常值得一看再看!在影片中有几个摇摇晃晃的镜头,如果这种镜头出现在其他的电影里我会觉得是摄影问题,但是出现在这里我觉得它特别能体现出交战时的慌乱无措和紧急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