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不觉得延禧攻略的台词贼尴尬吗?生怕观众看不懂电视剧似的,角儿们都把话说得满满的,到不像在说话,却像是在说本剧本角的人物解析,就如高贵妃快死和富察皇后临死前对皇上说的话,听得我起一身鸡皮疙瘩,什么鬼。台词这一点就不如甄嬛转,甄嬛传的台词就如同画中有留白,让观后的人们引发无限遐想和猜测,例如甄嬛传里的华妃,大家看完剧后会自发感兴趣地猜测皇上为什么宠她到底爱不爱她,华妃又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然后给华妃这个角色写解析。延禧攻略倒好,高贵妃也想学学华妃,但台词真的好尬尴,好像在作秀,东施效颦好吗?好的故事是要有逻辑的,就因为璎珞是角,所以她用的招都有用,惹她的人都会倒霉,呵呵了,这些招竟然会起作用真是不讲道理。延禧攻略整部剧就捧着璎珞这个有主角光环的人在一步步打怪,什么鬼啊?真不觉得延禧攻略有什么鲜活的角色。于正真的作不出什么好剧,这么多人捧这剧也是无语了。

作为一个看了很少英剧的人而言,偶然触碰到《唐顿庄园》是庆幸的,看第一集的时候我以为《唐顿》是一个讲述勾心斗角的争夺家产的故事,然而马修的到来却让我发现,这个故事好像不是那样的。
        看《唐顿》第一集的时候家族的继承人因为泰坦尼克号的沉没而去世,于是平静的家族开始发生了变化,老伯爵罗伯特认为应该坚持家族遗训从家族里面找出男主来继承庄园,而老妇人和伯爵夫人珂拉认为罗伯特应该为她们的女儿争取应得的利益,在一系列的争论过后伯爵大女儿玛丽的远房堂兄马修还是来到了庄园。玛丽一直因为父亲没有站在他这边而感到沮丧,而唐顿的一大家人随着马修的到来也态度也发生了变化:伯爵夫人跟玛丽说马修已经来了,让玛丽不要在胡闹,她以后会有要求到马修的时候,说出这种话是人之常情,而伯爵夫人的做法也让我们看到了她的修养,从一开始阻止伯爵找来继承人到马修到来之后真心把他当做这个家族的一份子,这是让我最欣慰的。而伯爵在女儿玛丽对她感到沮丧的时候对玛丽的一番话也让我看到了英国贵族对于他们要继承和沿袭的爵位财产的态度“如果唐顿庄园是我凭自己的打拼获得的我会毫不犹豫的把它给你,可是我是继承了历代伯爵留下的庄园和爵位,虽然在过程中我差点让它不保,但是通过你妈妈的财产我们保下了它,现在马修继承了爵位和庄园,如果我们抽走了你妈妈的财产马修只会成为空有其表的主人,这个庄园需要我们的守护”。没错,这就是我要说的《唐顿庄园》的主题“守护”,在《唐顿》里面我们看到的是大家对于庄园家族的守护,相比任何一种激烈的勾心斗角的争夺,守护显得如此的暖心。
      《唐顿庄园》另外一个有魅力的地方在于它讲述了小环境里人们的相处的同时结合了时代这个大背景,剧中无论是从泰坦尼克号的沉没、二战的爆发,还是通讯的变迁从邮件到电话,或是交通的变迁从自行车到轿车都结合了时代的大背景,也正是这样我们会在接触《唐顿》家长里短的同时始终怀有不安,不管是三小姐西波尔的难产死亡、马修未婚妻拉维尼尔的病逝还是马修的的车祸死亡,都使我们觉得需要守护的还有每一个时刻陪伴在身边的人,因为谁都不确定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除此之外,在马修觉得整治摇摇欲坠的庄园时决定裁员这件事遭到了伯爵的制止,伯爵的一番话也使我们对于贵族有了新的认识,伯爵认为贵族除了享受荣誉和财富之外,为贫苦的下层人民提供工作是贵族存在的意义,即除了守护家、家人,他们理应守护生活在下层的贫苦百姓。
        剧中用了几乎一半的时间描述了下层仆佣的故事,我们会被安娜和贝茨的爱情感动,也会因为管家卡森对伯爵对玛丽的忠诚肃然起敬,看过这些以后突然觉得托马斯的耍弄的一些小伎俩都已经不在重要,因为我们看到的更多的事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对爱情的守护,对主人的守护已使我们感到足够温暖。
        唐顿的故事一直在变,马修死后我更加深信这部剧的主旨是“守护”。的确,唐顿一直在变迁,但是无论是伯爵罗伯特、马修、还是玛丽、亦或是其他的每一个人他们始终致力于守护唐顿,守护身边的一切。

很厉害的剧集常常是毁誉参半,半泽植树还没有看完的时候我就已经忍不住跑到豆瓣那里刷点评了

半泽直树是一个被挤压的角色,身上带着很多的特殊性。有常伴左右的好朋友,有聪慧机智的妻子,有忠心耿耿的属下。当然最要说的是特殊的家庭背景——编辑其实挺狡猾的,小人物的逆袭程度确实是一定程度地决定了这部剧的受欢迎程度,但有一点需要明确的是,伴随着半泽植树的晋升之路的不应该是见神杀神见佛杀佛的“加倍奉还”,而是铲毒瘤整风气的决心。
有许许多多的条条框框局限了半泽直树这个角色,所以塑造起来特别的自然,但是却并不能给与观众代入感,就算是描绘专业职务的电视剧,但是接地气的部分始终比不上专业术语五十分钟到处飞的部分。

说起好朋友,第二集的时候就忍不住点开了分集剧情——渡真利难道不是一个很大的变数吗,没有了渡真利,半泽估计只能被整到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