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的机遇像石子一样遍地都是,不管是怎样机遇的石子我都能拾起,因为,可爱即是正义,只要拥有可爱这一点,就有无限的可能性。”

时隔两年,面对一轮又一轮的病魔侵袭和诸多琐事,我重新捡起《纸牌屋》这部值得思索的高分剧去审视过去、去思考当下。

没继续看是因为当时还没更新……顺便还去充了会员🙂

“然而,在这个一般可爱的女孩毫不起眼的世界,一般可爱的我就像路边的石子,不对,东京的路边,根本就没有石子。”

如果说刚刚走出高中校园面对更复杂的大学人生时的我面对《纸牌屋》的权力、野心是惊讶和感叹,此刻面对《纸牌屋》我只剩下对权力更迭的追逐和安德伍德油滑又狡诈的佩服。两年前认识安德伍德让我从春天的蒙昧走向夏天的热烈,而如今反思和回顾则让自己走进了秋天的成熟。
男主角弗朗西斯•安德伍德的自白贯穿整部剧,对观众说话,自我表白、冷嘲热讽。他一边讲述父亲死亡的故事,使听众感动,一边告诉观众这不过是谎言,但是对听众有效。只要心明眼亮、性格坚强,获取人心的艺术,真是建筑在言词上的艺术啊。

很久没看国产连续剧,也以为自己过了看仙侠剧的年纪,偶然点开了香蜜一下子就入了坑。选角很好,各位演员的演技都可圈可点,男女主太有cp感了!自然而然的剧情发展一点都不尴尬,除了天后的戏份……坏人就该长得像坏人吗?挤眉弄眼有点浮夸……

现在20几岁的你,二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女人?每个女人应该都设想过这样的场景,是事业有成,穿着高档的套装,打扮精致,出入各种名流场所;还是围着厨房,烧一桌好菜,等着老公下班,孩子放学。

一部拍摄政治的作品,必然要将重头戏给予权力。剧中男主说:“权力是古老的石头建筑,能屹立数百年”,又说“权力正如地产。位置是重中之重。你离中心越近,你的财产就越值钱。”权力是虚化的存在,但权利的力量就在于它可以随时转化成有形而又有力的实物给人压迫感。相比之下,金钱看似诱人,力量尚嫌不够。但有时权力就如水入杯中,盛满了便会溢出,而这也成了过度的权利。何为过度的权力呢?当一个人也是安德伍德的选择:为了最终目的而违背道德,抛弃恐惧,不顾一切去冒险,便成了过度,约过了自己的能力范围而无法克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报报报报告大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每个女人,其实既想做红玫瑰,又想做白玫瑰。

犹如很多美剧完美的首集,《纸牌屋》也有一个清晰有力的初始:推出矛盾、制造悬念、伏下各条线索的脉络,而安德伍德夫人的出场堪称惊艳。安德伍德夫人显示出的是完全的独立和男人的控制力,这就如尼采所说,“对欲望比对欲望的对象要爱得多”。当安德伍德仕途不顺,郁郁不乐回到家中,安德伍德夫人会等着他,三十秒钟的安慰,一整夜的激励与鞭策;当需求无法满足,她便跳出安德伍德去寻求更充沛的源泉来充实自己。如她所说,“你应该生气。……我想看到你有更多表现,你应当表现得更好。……我丈夫从不道歉,即使对我。”
整部剧走下来,有的事只有安德伍德去做,但他代表着他们夫妻的利益共同体去做。从开始的竞选之路到一步步挽回尊严,这个共同体中的女性,分担了另一半的野心、智谋,也吞噬者另一半的权力。如此这般的夫妻关系,有时像一个战斗小分队,个体效率高超,又彼此掩护,向外界伸出利爪;有时他们之间的“爱”又像安德伍德说的“胜于鲨鱼爱鲜血”——一副掠食者之间为了更巨大目标而强强联合的模样。每一集都有这样的场景:两人回到家,衬着一窗夜色,喝酒,交谈,一支香烟从一个人手上传给另一人。他们的温情和浪漫来自争权夺利之途中心心相印。对权力的欲望有越强烈,他们的感情便愈发顽强。安德伍德夫人内心恬淡的、遁世的一面,远远比不上战斗的、嗜血的一面。
政治从诞生到如今,经过时间的洗涤变得文明而又柔和,古代争权总要见血,现代政治选择了说服来掩盖肮脏的内心。但往往单一的手段无法打垮对手,于是安德伍德选择了所有手段——与“口舌”记者佐伊上了床、在事情败露前将其推进地铁;利用政见不合的唐纳德丧妻之痛变对头为搭档……一切发生的迅如闪电又充满肮脏。但走进政坛的那一刻起,政治这双沾满了泥泞的双手便把安德伍德的心牢牢抓住,直到他被恶臭终结的那一天。

很奇怪,这个社会对女人从来都不公平,虽然坚持女权主义的大有人在,但有些呼喊和口号更像是自我的妥协和极端的辩护。我们的周围,都是平凡的女人,什么叫平凡的女人呢?就是拼命想和大家一样,步调一致,其他女人拥有的,我也想拥有,这样的女人。可能,这就是女人的天性,真的做到与众不同,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呢!

此剧最精彩地展示了美国政治是一项“说服的艺术”。美国联邦党人汉密尔顿说:“权力越是通过人类情感自然流露的那些渠道转道,借助于暴力和可怕的强制方法的需要就越少。”靠说服别人以获得对别人的操控,操控了他人,也就拥有了更大的权力。
美国坐拥英国式的绅士政治而又三权分立,国会掌管立法,法案的成立、实施要靠陈述、辩论、说服,甚至于参众两院的议员选举和投票也要依赖于说服和拉拢。因此安德伍德实施计谋的主要手段,是三寸不烂之舌的工夫——劝说。对被利用者加以威胁,对敌手假以真诚,给同僚予以利诱,使年青人激发勇气,在国会山里陈述逻辑和新的主意;使媒体人蠢蠢欲动,引导政府、党派和大众,制造舆论。因此,剧中各式各样的演说、交谈,玩弄比喻、双关、讽寓、逻辑的逆转,层出不穷。甚至那个倒霉蛋屌丝议员罗素,也有两次精彩的“说服”情节。一次是说服对他怀有敌意的工人,还有一次是说服对他有成见的副总统。而“劝说”走到极端就成了谎言、虚张声势。安德伍德这个精于世事、玩世不恭的人对此很清楚。
对“纸牌屋”的寓意有多种解释。纸牌游戏,常常需要虚张声势,用精湛的演技让别人无法判断你手中的牌,从而搅乱对方获得最终的胜利。手中攥着扑克牌,用自己的艺术完成这场游戏。

《东京女子图鉴》讲述了一个女人二十年的成长史,从最青春美好的二十几岁,到成熟的四十岁,事业的成功,生活品质的提升,以及不断改变的家庭住址,女主凌的二十年,浓缩了很多在大城市打拼的都市女性的日常,很多台词,甚至就是这些女人的心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落寞之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像凌一样,在小城市长大,对大城市怀揣向往,想象着那里的机会就像满地的石子一样多,而我随手拾起,都能改变这一生。因为,可爱,就足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