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华说过 人的生命是由欲望组成的
当欲望没有得到满足时就会痛苦,当得到满足时就会觉得无聊。绫的某些状态应该能戳中每个人的内心吧,特别是女人的内心。”别人家的草坪总是平整宽阔”别人的生活总是幸福的让人羡慕。
刚毕业时,我看同学读了研觉得十分羡慕,总觉得她整个人都似乎比我们高等了许多,于是我也读了研。刚毕业时在单位当临时工,觉得同是一个单位有编制的人员简直太幸福了
,工作稳定,福利优厚。然而等我都实现了却并没有感到幸福和满足,仍然和过去一样。只不过我现在有了新的羡慕对象,比如有理想有能力实现自己梦想的人,自由自在不受生活约束的人。现在的朋友圈似乎成了别人家的草坪。大家都在展示着自己美好的生活。旅游,房子,工作上的成就。而我总感觉自己的生活和别人比起来总是暗淡许多。
看了绫的生活我似乎有些明白。生活是永远前进的,人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也许读了博我会幸福吧,也许我辞掉工作就会幸福吧。其实永远也不会幸福。每个人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苦痛,永远会有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过得幸福的生活。
面对现实不满时,有时候会突然想起过往的某个瞬间,我披着前男友的外套,两个人散步在某个不上班的午后,地上是金黄的落叶。我不知道什么现实的忧愁,未来充满了各种可能,生活闪闪发光。然而
,正如绫子和自己擦身而过的那一瞬间,其实那时的我也并不幸福,正在羡慕现在的我吧。

首先声明一点,我只是一个搬运工,分割线之后都不是我码的字,但是是我看过最有用最能看懂这部剧的解析了。好东西要分享
——————————我是分割线——————————–
第一季第四集
弗兰克的法案已修订完毕,下一步就是要在最高立法机构:国会通过。(主要是在众议院通过)而法案的通过(最终成为法律)必须要众议长首肯,举行辩论会通过方可。所以弗兰克要与众议长(民主党)博奇商议。问题是法案中有一个重大隐患(最终引发马蒂的教师大罢工):没有劳资谈判这一条。而当初弗兰克与马蒂等工会那帮人商议法案制定时是有这么一条的。也就是说当初法案修订时是有劳资谈判的,而法案真正要通过实行时却没有劳资历谈判这一条。说穿了就是弗兰克政治违诺,欺骗了马蒂代表的工会。如果法案一旦在众议院通过,而马蒂等人发现法案中没有这一条,肯定要提出抗议。(事实也的确这样发展的,而且演变后果相当严重,弗兰克差点仕途不保。)这种后果当然博奇也能料到,与弗兰克展开会谈时也提到,博:你不能把他们劳资谈判的权利当成你的筹码。弗:我们不这么做,他们就不让步。(我们不提劳资谈判,他们工会就不答应,所以我们事前只能欺骗。)博:马蒂看了吗?弗:给他看的是有劳资谈判的假法案。博直接指出自己的顾虑:(博奇虽与总统都同为民主党人,但总统代表的是政府,美国三权分立之一的行政,而博奇是代表三权之一的立法。分属不同部门。虽然博奇有时也要看总统脸色,但也是在不影响自己位置的前提下的。自己众议长的位置不是总统给的,而是议员们的选举。)如果允许这种有强大隐患的法案辩论投票,事后肯定有不少议员对我不满,下届我要连任众议长就难了。弗兰克干脆拿总统大帽子压人:这是总统的意思。博奇也不卖总统的账(毕竟众议长的位置不是总统任命的。):总统表现得象个共和党人。(婉拒)。。。。

无论是从演员还是语句亦或是画面又或者是特效,此剧值得5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絮絮和叨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博奇的顾虑弗兰克也能理解,所以弗兰克回头找琳达商议,希望总统亲自出面与博奇商议解决此事(毕竟总统的面子最大,博奇不可能不顾及总统的面子。),而总统近侍幕僚军师琳达在此事态度上表现过于强硬,强调劳资谈判这一条不能更改(即法案中不出现劳资谈判,也就是存在反劳资谈判。维持原来的法案内容。)。
弗兰克直接指出:博奇的意见是对的,如果不听博奇意见会得罪很多人(实际意见是重新在法案中加上劳资谈判这一条。这样法案也就没有后患了。)。琳达仍拿出官僚作风:只要博奇让法案进入辩论投票,我就安排他和总统见面。(这句话等于是屁话,完全没答应博奇的增加劳资谈判条款的要求,而且存在先后顺序的逻辑错误,要博奇先答应法案投票,其后才能与总统见面谈劳资谈判条款事,博奇肯定不会甩你。)
这等于拒绝了弗兰克的提议,弗兰克在此事上也作不了主,只好回头拿琳达的原话去回博奇,博奇当然不会卖账,在厕所里小便后一边抖着他的男根,一边直接拒绝:总统可以一边玩去…。他想让法案辩论投票,就必须直接来找我说(我要先见面谈妥后再投票,而不是先同意投票后见面。是你求我办事,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
总统第一次在剧中接见弗兰克,弗兰克春风满面,简单招乎后,总统直接言明:我们把法案中的反劳资谈判条款去掉。(总统的确是温和派,总喜欢作让步。也就是改变初衷,答应在法案中增加劳资谈判这一条。这样矛盾就能解决了。)但总统后一句无意中把琳达卖了:琳达和我谈过了,我认为她的观点很正确。(这原本是弗兰克的建议,但被琳达窃取了,功劳变成琳达的了。)旁边的琳达阴阳怪气地补了一句(对弗兰克):告诉博奇可以明天下午过来(与总统详谈)。弗兰克气得发晕(琳达在此事上做得很不厚道,一方面她要强调权威,摆足官僚威风,拒绝弗兰克的正确提议,但另一方面她知道弗兰克的提议是对的,又把弗兰克的正确提议当作自己的意见去说服总统接受,弗兰克的好主意变成琳达的,功劳也变成琳达的了。),知道被琳达耍了,反应奇快,赶紧改口,施出“挑拔”大棒:我认为你不该满足博奇的愿望,会让我们处于劣势(这是政治上的气势,不能输于人。)。这是建立你的权威的一个好机会,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这一句绝对能让总统动心,没有一个领导愿意在气势上输给下级。)这下琳达急了,前面窃取的功劳要泡汤了,赶紧拦住强调:但博奇不合作,法案就通不过。(光羸了气势,而法案通不过怎么办?)琳达这点小技量哪能难得倒弗兰克,弗兰克接着挑拔总统:如果你现在放弃,博奇在接下来的四年会对你为所欲为。(你现在对博奇让步了,以后就会被他看轻而受他控制了。这是对你权威的挑战。)弗兰克这一句挑得很有分量,虽然一系列的挑拔很到位,但最终如果仅有挑拔而无实际解决方案,挑拔仍起不了作用。所以弗兰克后一句的保证就很值钱了:我保证能让法案投票。(弗兰克确有此才能,弗兰克最大的才能就是控制国会投票,总统也最相信他的这种才能,否则不会把他留在国会。)总统考虑了一下,让弗兰克试一下也好,如果成功了,那么总统颜面也保存了,万一不成功,再答应博奇的增劳资谈判条款也不迟。鼓励了一句:弗兰克给我露一手吧。弗兰克出门后旁白了对琳达窃取建议的怒愤之情…………
点评:弗兰克无疑有正反两方面处理事件的才能,正方答应条款能解决事端(最省事),但反过来,不答应条款,弗兰克最终也能让法案通过(只是多费些手脚,)。弗兰克无疑利用总统的心态夸大了权谋思想。两人在总统面前争宠,琳达是争不过弗兰克的,而弗兰克借此事运用权术小挫了一下琳达,而弗兰克提出的不让步条件如果成功,(其后也的确成功了。)对总统的影响是较大的,琳达的建议(窃取弗兰克当初的意见)是让步,增加劳资谈判的条款,而弗兰克的建议是不让步也能让法案通过,且保住总统的权威。这来一来,弗兰克在总统心中的份量就要比琳达大了,弗兰克以后上升的机会也就大了。本来增加一个条款后面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但弗兰克为与琳达争一口气,(必要的争宠)最终的代价也很残重,引发一系列的后续效应:为逼博奇就范,推倒大卫,扶上乌麦克作党首(涉及到罗素关厂伤心)。马蒂教师大罢工后果严重,持续时间较长,解决难度超过弗兰克的想象,弗兰克差点仕途结束,最终还好险胜马蒂。
佐伊一直违反汤姆的禁令多次接受电台的采访,汤总编当然很愤怒,但佐伊毕竟是东家钦定新贵,也不好冒然就解雇,只能向东家诉苦:她佐伊不止一次违抗我的命令(我要解雇她!)东家:她不能走。(你不能解雇她。)汤:她不尊重我的权威。(下属不敬领导,这是大忌。)东家再次强调:我说了她不能走。(这种人才不能解雇。)汤还要唠唠叨叨:我们做事有(官场)规则。。东家打断,讲了一个小故事:大一女生同住一舍,佐州女对康州女打招乎:你好,你是哪州的?康州女嘲讽:我们来自一个不以介词结尾的地方。(英语语法中,介语结尾会被人认为没有教养,康女正以此看不起佐女而讽刺。)而佐州女就以康州女的不以介词结尾而以骂人语结尾回敬过去:不好意思,你们哪里的,婊子。东家讲这个故事意图很明显:你想要先污辱别人,通常结局是反被别人污辱了。(东家告诫汤姆,解雇佐伊对报社及对汤姆自己没好处。)汤姆明白了其中厉害关系,东家最终给出最高指示:不要压制佐伊,让她多上电台,这对报社声誉和利益有好处。佐伊有上层大佬罩着,汤姆也无奈何,只能遵命行事……。雷米上次因与弗兰克有些小小的不愉快,不方便直接再联系招乎,只能曲线救国,走夫人路线。到了净水公司先与吉莉安偶遇,寒喧片刻,再随克莱尔到办公室详谈,克:怎么回事?(当初不捐款的,为什么现在又要来联系捐款了?)(当初弗兰克如果当上国务卿,那么桑科公司就有政治捐款到净水公司,见第一集05:30,但是弗兰克没当上国务卿,势利的桑科公司自然不会跟一个没有前途的人合作,捐款自然也就不能到账了。但弗兰克有超常之才,一手运作扳倒科恩扶上杜兰特,这种手段比弗兰克自己当上国务卿还要厉害,桑科公司私下有目共睹,肯定前面的深海钻探合同通过杜兰特也谈成了,弗兰克既然是大有前途的人才,当然桑科公司要回头再来谈长期合作了。)雷:事情变复杂了,桑科公司当时面临困境。(势利小人又回头来巴结的婉转说词)克莱尔也是明白人(有能力的人桑科公司就来巴结讨好,没能力了就甩一边去。),对这种势利虽理解但不爽,讽刺了一句:我以为遇到困难你会迎难而上,而不是拿捐款作交换条件。(当初我老公没当上国务卿,你雷米也没在桑科公司面前帮我们说好话。)雷是老面皮,有求于人,自然不会把这句刺放在心上:但现在又没这么复杂了,他们又答应捐款了。(现在与当时的环境不同了,你老公还是有才干前途的,桑科公司还想与你老公合作。)克当然不满:我被迫炒了半数员工。(害得我损失惨重,这笔账怎么算?)这难不倒雷米:你可以把他们再雇回来,桑科愿将最初承诺金额翻倍,本季一次支出150万。(原来出的捐价是不适合现在谈的了,自然要翻上一倍以示诚意。)克莱尔听闻巨款重利之诱,当然大为惊讶:为什么?你们想在弗兰克那里得到什么?(怎么出资如此之大,是不是现在有求弗兰克办事?)雷米轻笑,然后解释了一罗筐道理,最关键的是:想建立长期合作关系,这仅是对未来投资的预付款,目前暂无特殊要求。(弗兰克无疑是有潜力的绩优股,值得长期持有。)这种巨捐好事克莱尔自然不会擅专,也要去征求其夫意见。…………
克丽斯蒂娜帮罗素代为会见船厂的人……
此次桑科公司捐款巨大,不由得克莱尔不动心,净水公司正是用钱之际,而桑科公司雪中送炭,正如要瞌睡时有人及时送来了枕头,克莱尔兴致极高地向正在划船的其夫游说,谁知被弗兰克拨了一盆冷水,克:他(桑科)并不图你任何回报。(这真是女人式的蠢话,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克莱尔也并不是完全不懂此理,只不过以此为诱来说服其夫。)弗:得了吧,这你还不懂吗?(桑科怎么会做送你免费礼品的道理?它在你这投资一百块,以后就要回收一万块的利润。)克还要强调:我特意问过的。(雷米的确是这么说的,不图回报。)弗:也许现在不图回报。(以后肯定要图回报的。)克继续游说:这笔钱可让我做成很多事。(很有必要无风险接受这种巨款。)弗解释了重要的理由:我现在已经百事缠身了。(现在法案通过是头等大事,不能出一丝差错,这可不象扳科恩扶杜兰特,化解桃塔危机那么简单,国务卿事件毕竟事不关己,只是将国务卿变成自己的人,万一不成,自己也没多大损失。桃塔事件虽有危险,但处理并不难,数天内就解决了。而法案可大不相同,一旦失败,自己在总统心目中就一文不值了,以后升迁就无指望了,更谈不上报仇成为总统。)不能再被桑科公司纠缠上。(目前要集中精力挫败博奇通过法案,万一受捐后桑科公司又提新要求,此时会无暇应对。)那是雷米啊,他太了解我了,这很危险。(雷米极有智谋,曾跟随弗兰克八年,弗兰克的招数他基本能熟之十之八九,弗兰克扳倒科恩是极密之事,知者极少,而雷米从国务卿换人事上一下就猜到是弗兰克的手笔,第二集43:10,某种意义上,弗兰克对雷米戒心极强。权术中领导都要让下属难以揣摩,一旦下属揣摩上意成功,领导就易于被下属控制。)要顾全大局。(我事业的成功才有你的净水公司,如果我失败了,你的净水公司一文不值,无人理睬。)道理克莱尔虽懂,但克莱尔毕竟是女人,有着女人的通病,心中着实不满,但其夫不同意,也不敢硬顶,只能以不失身份的言辞收尾离去……。
汤总编受东家指示,不得不屈尊再次召见佐伊,还要向佐伊道谦解释(领导受迫不情愿屈尊下属,隐患极大,为下次两人冲突达到顶峰留下伏笔。),非但不责备佐伊违令,还要委以新任白宫记者高位。佐伊受过弗兰克指点,随时做好被解雇的心理准备了,但此次会面被汤姆不K反升,大为惊奇,一时无心理准备,反问简宁的结局,当然汤姆在简宁事上有绝对的任用权(此事不用再通过东家了):简宁升为中西部总编(实为明升暗降)。佐伊已习惯于弗兰克的指点,虽说天上掉下了一个馅饼,她也不敢立马接手就吃,还要考虑一下,去问弗兰克的意见。
点评:虽说弗兰克因法案缠身不想为桑科公司分心,固然不假,但现在桑科与弗兰克不是当初的密月期而是冷战时,弗兰克因桑科对己一系列的势利所为大为不满,正如夫妻当天吵架,次日就和解的也是少数,总要冷战个数天甚至数月更长时间关系方能缓和。目前桑科抛出了橄榄枝,但弗兰克不会马上就接受,免得让对方看轻,既然自己占了上风,总要顺风旗扯足了方能应允,那就要等到第八集,弗兰克法案大事已了,罗素竟选正行进行时,才有闲暇参加母校图书馆受桑科捐赠典礼,双方才再次正式合作。弗兰克因权谋思想不肯接受巨捐,对克莱尔而言,仅因为目前这种不疼不痒的权谋思想而让到手便宜不拿,实在不应该(夫妻存在首次分歧),对丈夫小题大作大为不满但也不反对,毕竟这笔钱不是急需的救命钱,目前克莱尔做了让步,但留下隐患,以后克莱尔就不见得再肯让步了,等到下次净水公司大批滤水器烂在苏丹国运不出去,全靠桑科救命,克莱尔就顾不上其夫的“大局”了,那时弗兰克夫妇引发重大夫妻关系危机,蝴蝶效应引发后继一系列后果,作为此剧的辅助注角。
教育法案的通过必须要众议长的首肯方可,逼迫众议长博奇答应通过法案无疑是弗兰克的得意之作,运作较为复杂,远胜扳倒科恩,化解桃塔危机的操作。此事弗兰克又是如何运作的呢?第一,要有众议长博奇的把柄在手,就能逼博奇乖乖就范,但博奇没有把柄让弗兰克抓住,一时间弗兰克也没办法创造机会陷害之获得把柄,这一条路行不通。只能第二条路:在众议院推另一个人取代博奇当众议长,然后作为首倡功劳让新众议长通过法案。弗兰克想走第二条路,但也留下后手,万一第二条路也走不通怎么办?论资排辈,取代博奇的人,最合适的是党内二号人物,也是党首白发大卫拉斯姆森,如果能游说大卫成功,让大卫取代博奇当了众议长,那么作为交换条件,大卫肯定是能让法案通过的,但万一大卫不肯怎么办(也的确不肯),也没关系,弗兰克的智谋就体现在这了。
首先来谈谈众议院的组成,大家都知道,美国政党主要是两党制:民主党和共和党。当然也有其他小党派,远不能与这二党相提并论。(详细组成可百度搜索“国会”)众议院共有435名议员(注意这个总数),如果二党中的某一党议员的席位较多(一般都超过半数),则称为多数党,剧中的多数党是民主党,在众议院中席位超过共和党,共和党则称为少数党,(目前奥巴马政府中众议院多数党已是共和党,与剧中情况相反,网上可自查。)那么众议长则由多数党领袖(博奇)担任,而党内二号人物大卫接替博奇担任多数党(民主党)领袖。众议长是如何产生的?是由众议院全体议员选举产生的,只要超过全院半数议员选举即可担任众议长,多数党超过半数,当然选自家党首(博奇)作众议长。而弗兰克的阴谋就是利用这一点:超过半数议员的认可,便可决定众议长的人选。弗兰克这一手是相当高明的,也就是这条逼得博奇就范。
弗兰克想走第二条路,利用党内二号人物大卫取代博奇众议长的位置,大卫当了众议长,报答弗兰克的条件就是通过法案。(但这计划有个漏洞。后面再说。)
餐厅里的弗兰克旁白介绍了大卫的职位排名的意义,然后坐在大卫对面共进早餐,关于饮食问题简单寒喧后,弗兰克直奔主题:……我是指博奇,你要想当上议长,就必须得有所行动。(这种话等同于教唆谋反。)大卫不为所动淡然回绝:我对自己的位置很满意,目前而言的确满意(这话有百分之八十的可信度)。弗继续挑唆:一时就是永远(满足于现状就永远没进步),你想成为议长,只有可能是博奇落选或退休,在你我老到装假牙之前这两种情况都不会发生(按正常情况发展,你是难以当上议长的。)。大卫对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听不下去了:我不喜欢你这番话的势头。弗单刀直入,强迫其接受思维:我知道你想做议长,我有个办法……大卫凝视弗兰克双眼片刻,仍摇头拒绝:好了,我不能……(仍不想当议长)。弗献出奇策:票数过半就可以了,也就是218票,我们在共和党能得到205票,再有民主党13票就行了,你我现在就有两票。(这就是弗兰克的计谋:众议院有435名议员,共和党占205个席位,不到半数为少数党,众议长要超过半数议员投赞成票才能担任。超过半数议员至少就是218票,也就是说至少要218名议员赞同大卫就可以取代博奇任众议长了。弗兰克联合利用共和党205人,再只要拉拢本党13人就够票数的了。)计划虽妙但大卫仍不赞成:你疯了(这计划太疯狂了,具然利用反对党来推翻博奇。)。弗进一步解释:共和党会很乐意杀杀博奇的威风。(民主党的博奇长期担任议长,反对党共和党205名议员肯定不满,肯定是乐意推翻博奇看民主党的笑话。至于后面哪个民主党人担任议长无关紧要,先看到博奇下台就开心了。……博奇不会跟白宫合作,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博奇不肯替白宫通过法案,而你不同,你当上议长会帮我通过法案。)……弗兰克的计划已和盘托出,利好的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听的人是罗素,肯定是表效忠:你放心我当上议长一定让法案通过。如果是杜兰特,肯定是含笑默认尽在不言中。或者是后面的黑人党团乌麦克,肯定是大喜握手爽快应允。而大卫全然相反,非但不答应反而威胁:我是个谨慎的人(这种事太冒险了我不会去做的)。算你走运我不会跟博奇说今天的事,你要是再提,我就没办法了。(你要是再提这种谋反的事,我就告诉博奇去。)大卫算是彻底拒绝了弗兰克的“好意”,弗兰克旁白了一句:看来他选择了羊群。(狼为积极进取谋取议长之位,羊为软弱退缩不思上进。或者指:饥饿狼为弗兰克一派,好斗羊为博奇一派。)
点评:大卫虽对目前党首的位置满意,但他肯定乐意更上一步当上议长。但他不是冒险之人,目前富贵已足,只希望平稳过渡当议长,而不是采用这种谋反激进手段,万一失败,党首的位置都保不住。而乌麦克不同,他在党内只是个小团体领袖人物,党内排名还不入三甲,一旦成功便是党首,不成功也损失不大,所以乌麦克易于被游说成功而大卫不行。大卫无疑也是不合格的权谋家(真奇怪他何以能混到如此高位。),政治上不能站错队,要跟对人。是不能存在中间派的,大卫想夹在中间两不相帮,最终结果仍是被清理出局,党首不保。(汉武帝与太子相战,任安就是两不相帮,结果被汉武帝以“坐怀观望”处斩。)弗兰克拉拢大卫的计划固然不错,但也有很大的漏洞,万一大卫答应搞倒博奇,后面弗兰克该如何操作?弗兰克扳倒博奇是为了法案的通过,而法案的通过时间较短,最多不超过三个月(总统的百日之内。),选大卫任议长一般要等到博奇议长的换届选举才行,除非弹劾否则要等个几年,时间上难以等大卫当上议长再通过法案。退一步说,弗兰克是否能拉拢到反对党的205票也是个问题,那可是反对党,未必会听你弗兰克的计划。刚开始弗兰克还没有想到利用乌麦克,他的本意恐怕还是利用大卫和其他共13名民主党议员(不含乌麦克黑人党团),再加上反对党来逼迫博奇就范。虽然大卫不肯,弗兰克仍可伪以大卫的旗号,招集黑人党团逼迫博奇,只不过结果不同,虽通过法案,也搞翻了党内大佬大卫,推上了乌麦克作党首。也算是党内的一大纪事。

真心感谢拍出这么好看的电视剧的人和认真投入剧情的演员!完全被吸引了,不能自拔。只想期待更新,期待后面剧情…

克莱尔到了公司,吉莉安提到苏丹国滤水器下单的事(无非就是要钱运作项目购买设备。),20万美元的投资还是让克莱尔吃了一惊,(自净水公司资金短缺裁员后尚未有新主来捐助,本来桑科有个巨捐,偏偏老公又不答应。)恰好此时弗兰克的赠妻快件到了,原来是弗兰克的当年竞选的夫妻镜框照到了,提示克莱尔“要老公不要桑科”,当然也有“有老公不怕没捐款”的道理。问题是净水公司等着拿米下锅,老公的精神鼓励照片可变不了现款,克莱尔无意中看到墙上亚当的摄影,不禁灵机一动,想出了圈钱的妙法:就是后面的,利用亚当的摄影搞拍卖,捞它一票解决目前危机。赶紧打电话给前情夫,一句“没事就是想你了”的谎话就被电话那头的亚当揭穿,两人心意相通,克莱尔会心轻笑,干脆明求:我确实有事需要你。
佐伊本意来讲对白宫首席记者之位也不感兴趣,想卢卡斯赞同她的意见,而卢卡斯对佐伊这种不想升职的想法明确表态不理解不支持,令佐伊有些失望。
大卫虽拒绝了弗兰克的提议,但弗兰克的计划并未受阻,照常进行。弗兰克与道格审议着113届国会众议员的名单,就是要找到13名民主党议员的选票,(除了大卫与弗兰克两票外,其实就差11票了。)弗兰克用排除法一个个筛选出博奇的党内反对者,作为拉拢对象。好不容易选定了几个名单,弗兰克知道不对劲了:这表格太不可靠了,他们要是有谁跟博奇通了气……。(13个人中,人心不一,不易团结,万一其中有人临时背叛向博奇告密,弗兰克的计划就全完了。)我只要一个能说动12个人的人。(只要一个领导12个人的人,人心较齐,不会背叛就行。)道格一旁提示:黑人党团。弗兰克准备要再拉拢新人了。拉拢对方的老招就是“利诱”,道格连忙去查乌麦克的底细,对方有何所求?原来乌麦克选区内有个基地要关闭,弗兰克初想让军事整合委员会的人放乌麦史一马,被道格以风险太大否决了,这时就要牺牲罗素的船厂了。
提示:“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而乌麦克的黑人党团就属于民主党大党内的一个小派系,主要由10余名黑人议员以黑人种族名义结成的联盟帮派山头,乌麦克为团首,统一意志,团结一致。如果弗兰克说服了乌麦克加入计划,当然这10余票就肯定有了。不用担心这个团体会不团结有人泄密到博奇那儿。不过弗兰克与乌麦克交情不深,要想拉拢对方少不了利诱,那么道格查到乌麦克选区有个空军基地要关闭,(如果乌麦克能保住选区内的空军基地不关闭,那么基地员工就不会失业,作为感激回报,下次乌麦克在选区内竞选连任时,这些员工肯定会投乌麦克一票。)原来是国防部或军事整合委员会要节省开支,自然要关闭一家设施。在关闭设施名单中有很多家,包括罗素的船厂,估计只要关一家就可以了,最适关闭的估计就是乌麦克的空军基地,而弗兰克的计划是:让罗素放弃辩论,也就是关掉罗素的船厂,这样乌麦克的基地就不会关闭了,(国防部只要求关一家就能达到节省开支的目的。)也就能卖乌麦克一个人情,纯属政治交易。

看的我真是欲罢不能,爱不释手,只求速度更新,期待葡萄捅凤凰,陨丹吐出,小鱼仙官黑化……

罗素在家既当爹又当妈服侍家中的两个小嘴,弗兰克突然夜访来密谈,简单聊了下游戏机作开场白,然后弗兰克直奔主题,直令罗素放弃船厂申诉,罗素大惊,强调了一系列的理由,但最终仍被弗兰克一句否决:工厂必须关闭。对罗素这种有把柄在手的小人物用不着多客气,不过此时弗兰克仍用上了利诱的大棒:但将来我会弥补你的(这是政治承诺,以后会有机会补偿你现在的损失。)……别违抗我(你如果违令,我就将你以前的丑事抖出来,让你身败名裂仕途结束。)。容不得罗素说拒绝的话,弗兰克转身就走,出门后旁白讽刺一番: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当初不去嫖妓被我捉住,现今也就不会被我要挟。做错事终归要付出代价。
克莱尔在镜衣试着性感的黑白二衣,试想哪件更能诱惑住亚当。(下面夫妻对话深藏机锋,也不是第一次了。)床上的弗兰克提示:收到我的礼物了吗?(要老公不要桑科的命令)克:称不上是礼物吧(不就是一个命令吗)。弗不便过于得罪其妻:更象是个温柔的提醒吧(用一个婉转的方法提醒其妻不能接受桑科。)。克心中可不接受这种“温柔”:不怎么温柔,挺粗暴的(说穿了还不是命令?)。不象你的风格。(以前你都是直接命令,不象这次命令得较为和缓。)是的,我收到了。(我接受你的命令了。)妻子既已妥协弗兰克乐得赞一下妻子的衣服。妻子既然试夜装,自然次日有应酬,弗兰克自然要好奇问一句:明天有什么事吗?(明天穿这么性感要去干吗?)克回答得很平淡,语气就象是要去见一个普通闺密而不是情夫:亚当(我以前的情人)要从纽约过来。(我明天要去见我以前的情人)(弗兰克夫妇维持夫妻关系和谐的秘诀就是互相信任,互相坦诚。这种私会克莱尔心中坦荡,用不着欺瞒其夫。)老婆去见情夫,老公自然要吃醋:什么事(为什么要去见以前的老情人?会不会发生……。)。克虽对老公不满(不就是你让我不接受桑科巨捐,逼得我走此下策去求前情夫?),但也不会说“我不告诉你,气死你”之类的夫妻赌气话:我需要他的一些照片,下个月无声拍卖会上要用。弗与克多年夫妻,心意相通,弗一下子就明白其妻的意图了,但也要确认一下,当然他不会直接问“是不是公司资金短缺要拍卖亚当的摄影来堵缺”,而是间接去问:跟雷米谈过了吗?(如果与雷米谈好接受巨捐,那就是私会情夫偷腥而不是索拍卖照。如果拒绝了雷米,那就真是找情夫搞拍卖的。)克当然知道其夫话中之意,也不肯正面回答(克与弗确有夫妻相,连“不肯正面回答对手的话”的招数也如出一辙。):还没有。(这句话有向其夫赌气的意味,就算没拒绝雷米,但实际表现上已拒绝了雷米。)弗极轻地叹了一口气,既然妻子没有外遇之心,纯工作之态,当然要支持一下:如果想显得诱惑些,穿黑色那件。(克莱尔被迫去找老情人想办法也是无奈之举,等于是弗兰克害的,弗兰克也能理解其妻所为,穿得诱惑些,打动亚当就更有把握些,色诱之术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弗兰克在其妻不会红杏出墙造绿帽子的前提下,也只好支持其妻走此募捐之路,并从与亚当同为老男人的欣赏视角而言提醒穿何种诱惑之衣。)

希望结局是美好的ヾ ^_^♪!!!

次日在办公室穿着性感的克莱尔接到秘书电话:亚当已到。亚当正自我观赏着净水公司墙上所悬挂的当年杰作,(克莱尔将亚当的作品挂在公司作装饰,可见亚当在克莱尔心中的份量。)心里不免有得意之情。老情人久别重逢,先来了贴面礼,亚当再适时恭维一句,入内办公室细谈。(旧爱重逢,思潮起伏,亚当难免想入非非,想鸳梦重温。)
弗兰克与乌麦克的对话无疑是权谋术中精彩的一出:
开始几句无非是弗兰克向泰瑞乌麦克游说推选大卫担任议长之事。(游说前词剧中已省。)乌:大卫同意了?(你说了半天,那么大卫是否同意出任议长一职?)弗兰克镇定自如:这就是他的主意(大话精)。乌麦克也奇怪:那他为什么没来。弗兰克谎话连篇,面不改色心不跳,对答如流(全剧处处可见弗兰克说谎无数,张口就来,熟练得几乎无需大脑思考,而且几乎毫无破绽,不亏是搞政治的。):这事没定下来之前,我们得小心。乌麦克明白了,用鼻子叹了一口气,头侧向一边(一种不情愿接受的表现,而不是断然拒绝的表情。):我说不好。(“主谋”大卫没出来谈,可见没有诚意。当然乌麦克倒不是因为大卫没来而不高兴,而是根本不相信弗兰克的话。)弗兰克自然要使出惯用的“利诱”大棒:你会成为美国国会首位非裔党首。我们一起创造历史吧。弗兰克后一句委实太假,与平时为人不符,假得乌麦克鼻哼一声,直接揭露弗兰克的本质:你才不在乎什么历史呢。我找我是因为我能拉到选票。(乌麦克说了这句本质的话,弗兰克也放心了,说明乌麦克不仅是明白人,也是乐意往上爬的人,也就易于被利诱。)弗兰克已经做了婊子了(选票),还要把贞洁牌坊(创造历史)立起来:我是需要选票,但历史我也是在乎的。随后弗兰克话锋语气一转,使出不常用的拍马高帽手法:但最重要的,你有领袖风范,你成为黑人党团是不无原因的。(这句马屁还是很有效果的,主要显示的是弗兰克的诚意而不是恭维。)弗兰克的三寸不烂之舌还是相当有说明力诱惑力的,乌麦克动了心了,再重申确定一下弗兰克的主张:那么大卫当议长,我当党首。弗兰克跟着注脚:我仍然做我的党鞭。乌麦克然后象杜兰特那样疑问:你为什么自己不做党首?(为什么好处便宜他人?)弗兰克说谎说到底,借用大卫当初拒绝他的台词:我对现状很满意。当然这种鬼话鬼都骗不住,弗兰克不等对方接口,再讨好对方一句:等哪天你做了议长会提拔我一下。(你自己做议长得了,何必要他人提拔?)弗兰克一系列的诱话诚意很足,看不出乌麦克有何吃亏的地方(乌麦克最后也的确不吃亏。),乌麦克也点了一下:这种事一旦决定了就没有回头路了。(既然要谋反,可不能半途后悔。而且一旦成功,你弗兰克的职位也在我之下,这事也不能反悔。)会谈讲到现在,大局已定,那么弗兰克再附送上小礼一份:你的空军基地不关闭。乌麦克大喜,爽快表态:我能为你搞定或许11张选票。弗兰克旁白赞美:跟爽快的人合作就是愉快。握手成交!
点评:推举乌麦克与推举杜兰特不同,推杜在暗中操作,万一失败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其中的运作,不会受牵连。而推乌的风险较大,因为乌在明处操作,要冲锋在前拉选票,一旦失败,谋反罪名不轻,受牵影响相对较大。杜兰特什么都不要做,只要在家坐等着国务卿送上门,所以弗兰克不需要预付定金(事先给好处)。但乌麦克就不同了,光凭空的没到手的党首是买不到乌麦克的。要拉拢乌麦凭一个基地人情是不够的,仅是一个示好的诚意,作为谋反的预付定金。
弗兰克推荐的人都是最终职位比自己大的人,推杜兰特的国务卿,乌麦克的党首,职位都在弗兰克之上,这更能充分说明弗兰克非凡的政治权谋才能。

最后希望此剧播放量破100亿😂